當前位置:首頁
              ?>>?貿易促進?>>?貿易服務
              返回

              中日韓經貿合作跨入RCEP新時代

              發布日期:2022-03-07
              【字體:】??保護視力色: FFFFFF FFF2E2 FDE6E0 FAFBE6 F3FFE1 EAEAEF E9EBFE DAFAFE

              《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已于2022年1月1日率先在東盟6國(文萊、新加坡、越南、泰國、老撾、柬埔寨)和中國、日本、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等4國生效實施,于2022年2月1日在韓國生效實施,也將于3月18日在馬來西亞生效實施。作為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區,RCEP的實施不僅對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具有重要意義,也將進一步加深中日韓三國的經濟緊密度,從而使三國間的經貿關系跨入RCEP新時代。

              深化中日韓經貿合作亟需新動能 

              眾所周知,盡管中日韓三國關系受到地緣政治、歷史問題和領土糾紛等因素的影響,時冷時熱,但在經貿合作領域,卻總體保持了“政冷經熱”的狀態。從中日經貿關系看,自1978年以來,雙邊貿易規模從1978年的48.2億美元發展到2021年的3 714億美元,增長超過77倍。2007年以來,中國一直是日本的第一大貿易伙伴,日本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國。日本也是中國的重要外資來源國。截至2021年10月,日本累計在華投資設立企業5.4萬家,實際使用金額1 219億美元,在中國利用外資總額國別排名中居首。根據日本經產省對日本企業海外現地法人的調查,截至2019年3月末,日資在華現地法人7 754家,占日本總體的29.6%,列居第一。從日韓經貿關系看,自1965 年日韓邦交正?;詠?,兩國依托《日韓經濟合作協定》保持著較密切的經濟合作關系。2018年,日本對韓國出口額為524.7億美元,占日本出口總額的7.1%;自韓國進口額為321.3億美元,占進口總額的0.6%。日本保持韓國第三大出口貿易伙伴、第五大進口對象國的地位。

              然而,由于受貿易保護主義、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價值鏈重塑,以及歷史和領土糾紛等因素影響,中日韓經貿關系向縱深發展的動力明顯不足,甚至出現了“逆流”現象。以日本和韓國為例,由于兩國在強征韓國勞工案、慰安婦等問題上分歧日益嚴重,導致兩國關系惡化,雙邊經貿摩擦頻頻。加之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大,兩國經貿關系受到較大沖擊。2019年和2020年,日本對韓國出口額分別較上年下跌11.9%和3.6%;自韓國進口額分別下降7.9%和10.3%。2020年,韓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達180.5億美元,較上年增加13.9億美元;石油化學產品對日本的出口額較上年減少25.1%,鋼鐵、汽車零部件也出現了大幅減少。從近年日本對韓國的投資看,總體在10億~20億美元之間徘徊。由于日韓歷史遺留問題,以及日韓經濟結構的趨同,雙方爭奪國際市場的競爭尤為激烈。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國際貿易爭端加劇的背景下,日韓關系走出當前歷史冰點顯得并不容易。中日兩國深化經貿關系的動力同樣不足。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持續推進,中國市場的多元化趨勢不斷加深,對日本的經貿依存度不斷下降,而日本對華依存度卻仍然居高不下。在這種情況下,日本政府可能進一步調整對華經貿戰略,以減少對華依存度。在這種背景下,中日韓深化經貿合作的動力明顯不足。

              中日韓三國參與的

              區域小多邊合作機制進展緩慢

              建立深度一體化合作是深化經貿關系的重要手段之一。中日韓三國倡導建立或共同參與的區域小多邊合作機制主要有環日本海經濟圈和中日韓自由貿易區。

              環日本海經濟圈構想,起源于 20世紀80年代,體現了日本學者提出的“雁陣模式”經濟發展思路。臨近日本海的中國東北和內蒙古地區,資源豐富且有很深的工業基礎、擁有大量的勞動力、可以提供廣闊的市場;日本擁有雄厚的資金和高端技術;韓國處在經濟發展的起飛階段,經濟發展體和市場都有相當的優勢,特別是擁有中級技術和勞動力資源,有利于構建“雁陣模式”。然而,自該構想提出已經過去30多年了,環日本海經濟圈始終停留在概念和預設階段,而且聲音越來越弱。

              中日韓三國合作進展也不順利。為了應對亞洲金融危機帶來的挑戰,中日韓三國領導1999年在馬尼拉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期間舉行了非正式會晤,建立起中日韓領導人會晤機制。2008年,為應對美國次貸危機,中日韓領導人首次在東盟與中日韓(“10+3”)的框架外在日本福岡舉行會議,決定建立面向未來、全方位合作的伙伴關系。會議簽署并發表了《三國伙伴關系聯合聲明》,首次明確了三國伙伴關系定位,確定了三國合作的方向和原則。會議還通過了《國際金融和經濟問題的聯合聲明》《三國災害管理聯合聲明》和《推動中日韓三國合作行動計劃》,同時決定將三國領導人會議機制化,每年在三國輪流舉行。2009年的第二次中日韓領導人峰會決定籌建中日韓三國合作秘書處。截至目前,共召開了8次領導人峰會,明確了相互尊重、平等互利、開放透明、尊重彼此文化差異是三國合作的基礎和保障,也是三國合作應該遵循的原則,為三國關系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然而,受地緣政治、歷史問題和領土爭端等因素的影響,中日韓三國間的小多邊合作機制發展并不順暢,可以說是一波三折。2005年,第七次領導人會晤因日本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堅持參拜靖國神社而被迫推遲了兩年。2008年開啟的領導人峰會,也因日本政府非法“購島”、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和日韓的歷史遺留問題等,多次被迫中斷,至今僅召開了8次。連定期舉行都難以實現,更不用說實質性地推動三國合作。自2012年以來,中日韓自貿區(FTA)談判已完成16輪談判。談判雖然有所進展,但前景依然渺茫。而三國共同參與的RCEP的生效,對中日韓FTA談判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從距離三方談判目標更接近這點看,似乎給中日韓FTA談判帶來了希望;但從另一方面看,中日韓繼續談判的緊迫性也下降了。更何況受地緣政治、中美博弈加劇、日韓貿易戰等因素影響,三國關系時好時壞,陰晴不定,給未來中日韓小多邊合作帶來了諸多不確定性。因此,通過建立區域小多邊機制來深化三方經貿合作的路依然還很長。 

              RCEP為深化中日韓合作提供了新機遇

              RCEP的生效實施,為強化中日韓合作搭建了新平臺,增強了合作的動力。RCEP的最大亮點是在原有5個“10+1”的基礎上,新增了中日、日韓兩對重要國家間的自由貿易關系。中日韓作為亞洲最具活力的三大經濟體,經濟總量已超過歐盟,占15個RCEP成員國經濟總量的80%以上。RCEP實施后,三國間的經濟合作將實現制度性突破,對擴大三方的貿易和投資,以及促進形成更強韌的產業鏈和供應鏈有積極推動意義。 

              首先,貿易投資自由化及便利化水平的提高將進一步增強中日韓三國間的貿易黏性,使三邊貿易往來進一步增加,在區域內乃至全球貿易中的地位不斷提升。以關稅削減為例。截至2019年,中國對東盟10國和澳大利亞進口產品的零關稅率均達到94%,對新西蘭高達98%,而對日本和韓國進口產品的零關稅率僅為19%和43%;日本對中國和韓國進口產品的零關稅率均為45%;韓國對中國和日本進口產品的零關稅分別為48%和14%。RCEP生效后,最終中國對日本和韓國承諾的零關稅率將達到86%,日本和韓國對中國的零關稅率也將達到88%和86%。關稅的大幅度下跌必將帶來貿易創造效果,進一步促進三邊貿易的發展。

              其次,RCEP進一步放寬了貨物、服務、投資等領域市場準入,原產地規則、海關程序、檢驗檢疫、技術標準等逐步統一,將促進區域內經濟要素自由流動,強化成員間生產分工合作,拉動區域內消費市場擴容升級,推動區域內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進一步發展。同時,RCEP的原產地累積規則將使成員國更趨于在RCEP區域內布局產業鏈和供應鏈,有利于促進以中日為雙頭雁的亞洲新發展模式的形成。隨著中國經濟和技術的快速崛起,日本在亞洲價值鏈中一騎絕塵、獨領風騷的局面已不再。RCEP平臺的搭建為中國在亞洲價值鏈中的地位加速轉換提供了新契機,有利于中國逐漸從產業規模上的“大雁”變成價值鏈條上名副其實的“頭雁”,同日韓一起,在全球價值鏈重塑的大背景下,發揮引領作用,促進亞洲區域價值鏈的穩定發展。

              再次,在RCEP框架下,任何一個“走進”其他成員國的跨國企業,均可以在東道國享受國民待遇,方便、自由、無成本或低成本地從母國或其他成員國獲取生產所需的原材料、中間品和相關上下游服務,資本、技術和產能在成員國間的流動自然就會順暢很多,這也將進一步促進中日韓經貿合作乃至產能合作,為進一步深化三國間的經貿合作提供新動能。

              總之,RCEP更優惠的關稅稅率、更便利和更自由的貿易和投資環境,將一步增強中日韓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黏性及區域價值鏈的韌性,推動中日韓經貿合作跨入新階段。

              (本文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世界經濟史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

              資料來源:《進出口經理人》雜志2022年第2期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极速快3